等不及上公屋「過渡房屋」下一站重回「劏房」?


  •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早前出席過渡性房屋分享會時表示,過渡屋「最少營運數年,甚至十年或更長時間」,待公營房屋供應足夠後,過渡屋數量才會減少。

    過渡房屋2021

    da8c02e3-6390-4888-8010-e3ee1c0606ae-image.png

    港府過往抗拒過渡屋,到今天卻改為不斷增建,這種轉變可說源自愈來愈多市民無法安居。更糟的是,住戶滿以為搬進過渡屋後可擺脫租住「劏房」日子,但近來不少住戶擔憂租約屆滿後需重回劏房,而未能過渡到公屋。

    cef4b9e1-5bae-4e17-b2d2-1f409f0ab246-image.png

    今年施政報告宣布,將原先承諾提供1.5萬個過渡性房屋單位的目標,在未來幾年增至2萬個。不過,相對於居住環境欠佳的12萬戶,2萬過渡屋終究杯水車薪。官員常稱過渡屋易於裝卸和價格廉宜,較快改善住屋質素,政府似乎捨本逐末,試圖以「多快好省」的過渡屋來替代公屋。

    中轉屋2021

    1f394314-82a5-4334-9545-fd6f02664b8c-image.png

    近日組合社會房屋「南昌220」成為輿論焦點,項目暫借的土地須交還發展商,有住戶擔心兩年租約完結前未能獲編配上公屋,憂慮重回「劏房」生活。「南昌220」項目的困局正好說明,過渡性房屋項目要暢順運作,讓更多家庭擺脫惡劣居所,政府還是避不過加快增建公屋。只有上樓有期,基層才可避免停留在過渡屋階段或重回「劏房」、「棺材房」。

    歸根究柢,過渡屋只是應對惡劣居所充斥而公屋短缺的產物,不應恆常存在。過渡屋措施要稱得上成功,政府須明確為其設下結束之日,而十年一定是太長……


  • 真懷疑她今年的90度轉变的西北都會大計是否出自她本子,最终她也會打倒自己上年的明日大嶼計劃,會石沉大海...也是好事呢。


  • 一般市民只想買樓買得平,而不是想租樓租公屋的,這是滿足唔到市民真正的需求及改善生活。但政府卻將大量房屋改為公屋限制市場供應,推高樓價


  • 申請公屋家庭入息最高限額是$24100(三人家庭計及扣強積金),而香港家庭入息中位數是$26200,佔左香港45%家庭都有資格申請公屋。申請公屋入息限額定得太高,如減至中位數的一半$13100,就能一定3年內偏配到公屋 現在是太多有能力的人都能排公屋,所以公屋越排越長


  • 公屋成為終身制居住權,對納稅人不公平,應效法國内五年限期。


  • 希望盡早上樓


  • 我呢邊可似住五年應該等到既


  • 唉😮‍💨唔想返去

網友回覆